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婊男誌其二之二



上篇說到畜生有個關不住的下體(為啥不是握不住的它!),喜歡到處去人間作亂。

偷吃劈腿樣樣來,白癡是我還自以為是謝安真默默忍受這一切想說總有一天他會回頭。

(說到這邊又想再把我的槍拿出來了!)

畢竟老子當初是個純情學生少男對於愛情不甚瞭解,以為堅持下去浪子也會變真愛。

我知道這不無可能,但他跟你交往是真愛就是真愛,因為你犯賤愛上他,愛給他糟蹋,

你能怨天怨地怨他怨別人,卻不怨怨自己是不是個抖M(註:超級被虐狂)。

但他跟別人交往卻又回頭變成別人的真愛,說到這邊血壓都上來了!

只能說談戀愛就跟簽樂透一樣,是需要運氣的!(重點畫個線!)



是說畜生是有多誇張呢?

他可以在跟我交往的時候,同時跟很多人搞曖昧。

搞曖昧就算了還當著我的面搞,甚至當中也有搞上床的。

就說他有個關不住的下體啦!畢竟我當時演苦情阿信上癮,對這些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搞上床就算了,居然隔天居然還可以跟我分享一下過程。

說他讓對方爽到怎樣怎樣......聽到這些我居然沒生氣!

我當時八成是大腦管理情緒那塊整個殘廢了。

再怎樣忍功一流無感的人,也是有受不了的一天。

就在某一天我受到了無形力量的感召,忽然頓悟,

心想老子不能在這個畜生繼續耗下去,老子的青春年華就這樣葬送在牠手上,

這樣老子我一定在悔恨中度過餘生。



是說跟他提分手那天還蠻精彩的,算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刻之一。

畢竟我是跟小三聯合提起來跟他提分手的。

畢竟他自己犯賤跟小三說他目前單身,但好死不好我後來跟小三變朋友。

好家在這位小三不是個會跟大老婆爭人的人。

就算他要跟我爭我可能會急著把畜生脫手給他吧。(您先請這樣)

安妮薇,那天就先由小三出馬去質問他為啥要騙他之類的,

對方的反應不意外就是除了裝死還是裝死,

人家都你面前了耶!就不能拿出點骨氣面對現實嗎?

最後就輪到我出場了,記得我當時只默默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

然後對方就開始哭了,沒錯!他開始哭了。

哭著說他不要...其實我當下有點傻眼,該哭不是我嗎?為啥是你?

為啥要搶我的戲份?搞得我當下傻眼只想頭也不回走出房間逃離現場。

最後我還真的這麼做了,離開房間前還說了:「離開這房間我們就有任何關係了!」

最後他還邊哭喊:「我愛你。」但聽到這句我心一點也沒軟,關上房門就去找朋友散心了。

最後那一幕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讓我很反胃,交往的時候不說,

遇到不利自己的情況才把三字真言拿出來,

不好意思老子那時候已經吃了秤鉈鐵了心,該分就還是早點分分較快活:)

但我到底是瞎了什麼狗眼,眼睛糊到什麼爛洨,會跟這種人交往(拍頭!)。

其實我在這段感情中的得到經驗值根本可以讓我在十里坡練到劍神那樣多。

畢竟面對感情中會有的背叛我大都經歷過啦!

所以造就我在感情中有著鋼鐵般的心智,但也苦了下一任。

至於下一任有多苦多爛,請大家期待婊男誌其三囉(希望不要拖稿太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